您的位置:首页 >生物>教研文章>考试研究>详细内容

考试研究

学科素养视域下生物高考生态学试题分析及启示

来源:《福建基础教育研究》2019年第4期 发布时间:2019-06-19 浏览次数: 【字体:


学科素养视域下生物高考生态学试题分析及启示

林颖韬1    林修愚2

(1.福建教育学院,福建 福州 350025;2.福州教育研究院,福建 福州 350000)

 

摘  要:分析近5年高考生物全国卷生态学试题命制特点,发现2018年高考全国卷生态学试题体现了素养导向、考查关键能力。由此启示有关生态学内容的复习教学应回归教材、构建知识网络,联系生活引导学生深入思考生态问题。

关键词:学科素养;高考复习;命题研究;生态试题

 

近年高考试题明显地体现“一核四层四翼”高考评价体系强调的“注重落实立德树人、服务选才、引导教学”等高考核心功能,以必备知识、关键能力、学科素养、核心价值的考查目标。1]《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大纲》所要求的有关生态学考查内容包括种群和群落、生态系统及生态环境的保护等,涉及的概念多、知识面广,利于从基础性、综合性、应用性、创新性等多方面进行试题命制。尤其是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及其自我调节、人口增长对环境的影响、全球环境问题及污染的防治、生物多样性的保护等等内容,很好地体现我国实行的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方针,坚定不移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识,其是落实立德树人、考查学科素养的好素材。本文基于对近5年高考理综生物全国卷(下文简称全国卷)生态学试题分析,并提出复习教学启示。

一、近5年全国卷生态学试题命制特点

随着《普通高中生物学课程标准(2017年版)》的颁布,《2017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大纲》提出“体现素养导向,做好与新课程标准理念的衔接,在高考考核目标中适当体现核心素养”的要求,并在2018年的全国卷中得以落实。[2]如2018年全国卷生态学部分的命题,改变前几年以考查知识重现为主、对能力要求相对较低的特点,转向关注素养导向,在能力立意的基础上强调与社会的联系、注重社会责任等生物学科素养考查,体现立德树人核心功能,考查关键能力

比较而言,2013年全国Ⅰ卷第32题、2014年全国Ⅰ卷第30题,都考查次生演替所需时间较短,较易恢复的原因,都是对同一知识在记忆或低水平理解上的考查; 2015年全国Ⅰ卷第31题,有关某湖泊生态系统中某鱼种群的年龄组成问题的考查,也是基于简单的知识记忆,多停留于简单的判断回答。而2018年全国Ⅲ卷32题, 题干以“某农业生态系统模式图”为素材,在给出的模式图中不仅呈现农田(农作物)、人、蚯蚓等联系,还呈现了有机肥、动物蛋白等。所设问考查的知识主要是蚯蚓、细菌和真菌等分解者在该生态系统中的作用,似乎不必呈现该模式图,学生也能做答。但该图的呈现却能生动反映生态系统间的多级联系,强调实现物质循环再生、能量多级利用的原理与方法,体现建立生态农业,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的意义,提升了试题的“立德树人”立意。尤其是该题目的第2问,让学生回答在确定处理生活垃圾的方案时,通常需要考虑的3个方面因素,而教材上并没有现成的答案,这更是对学生获取信息、综合运用知识等关键能力的考查。从立德树人立意的角度看,该题的设问,将学生放在研究者和决策者的位置,利于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生态文明观,培养学生保护生态环境的社会责任感,体现了核心价值的考查目标。[3]

2018年对生态学知识的考查还出现了新的一种形式,以生态学的某些理论来解释自然界中种群或群落的变化现象。如2018年全国Ⅰ卷第29题的“收割理论”和全国Ⅱ卷第31题的“恐惧生态学”。其中的“恐惧生态学”知识,在高中生物学教材中并未提及,需要学生从题干中获取有关信息,并根据所学的相关知识进行推理、判断,才能得出正确解释。这对学生的获取信息能力、推理能力有较高的要求。同时所提出的有关理论,有时并不仅属于生态学的范畴,许多理论是跨模块或跨学科的综合。“收割理论”来源生物共同进化部分,而“恐惧生态学”更多与“动物行为学”有联系。这类题目的命制,对必备知识、学科素养考查具有较高的信度。

从2017年开始,全国卷命题注重对问题深度思考的考查,这一特点在2018年生态学内容的考查中也得以延续。如对种群的调查方法考查,在以往试题中,多采用简单填空方式设问何种调查方法或某调查方法的特点,对具体方法和特点应用的原理并未深入考查。如2015年全国Ⅰ卷第31题第2问:“如果要调查这一湖泊中该鱼的种群密度,常用的调查方法是标志重捕法。标志重捕法常用于调查_______强、活动范围广的动物的种群密度。”考生只要简单回答“活动能力强”就得分。而2018 年全国Ⅳ卷(海南卷)第29题的第2问,同样是考查种群密度调查方法,设问却是:“该小组采用的种群密度调查方法是样方法,取样时要做到随机取样,其目的是_______。若要调查群落中松鼠种群的密度,则应采用_______法,理由是_______。”,要求学生深度思考、阐明所采用具体调查方法的理由,而不是简单地填空,明显提高了问题的难度,体现对关键能力目标的考查。

二、生态学内容复习教学启示

  1.回归教材,构建知识网络

许多学校备考复习时,为保证知识的系统性,常以一套教辅资料为备考复习用书,依据教辅的知识体系进行教学,备考复习过程中也常抛开教材,不重视使用教材,然而,近年许多生物高考命题素材来源于教材内容的提升与拓展。[3]如2018年全国Ⅰ卷第29题的“收割理论”来源人教版选修2教材第123页,《共同进化与生物多样性的形成》中的内容,由于该部分内容被编排为楷体字,与教材正文中的宋体字不同,常被教师与学生忽视。回归教材就是要让学生关注教材中的所有内容,理解教材涉及的知识,甚至是“边角”知识,才能做到有备无患。

基于强调深度思考、重视语言表达的命题理念下,回归教材时,应重在引导学生深入理解深层次的原理。如人教版教材中有关黑光灯调查趋光性昆虫,只是简单地表述为:“对于有趋光性的昆虫,还可以用黑光灯进行灯光诱捕的方法调查它们的种群密度。”然后在边栏中给出黑光灯的图示。如果教学时未给学生说明黑光灯的原理、使用注意事项,学生可能无法理解黑光灯如何调查种群密度、甚至还可用于调查趋光性昆虫的物种数目,那么解答2018年全国Ⅲ卷第6题时就容易出错。

在深度思考和理解方面,要重视课后习题的应用与拓展,课后习题中所涉及的一些事例,尤其是“知识迁移”题、“技能应用”题和拓展题,对培养学生科学思维及科学探究素养,有着重要的作用。如人教版《高中生物必修3》第5章“生态系统及其稳定性”章后“自我检测”中“知识迁移”的第2题(第116页),题目给出了河流生态系统受到生活污水(含大量有机物)轻度污染后的净化作用示意图,要求学生掌握流经各河段中物质与生物群落可能发生的变化情况与原因。若对照答案看,似乎题目提出的问题简单,但实际上其包含许多知识综合应用与跨模块知识的迁移。这类题目还很多,对培养学生深度思考有积极的意义,教师应多多关注。

   回归教材时,另一个不要遗忘的是“本章小结”。本章小结应该是这一章节重要概念的高度概括,重视对“本章小结”的研读,有利于帮助学生建立、巩固知识之间的联系,使所学知识系统化。同时“本章小结”总结的语句,也是规范答题的标准答案。

生态学是研究生物与环境之间关系的一门学科,从宏观角度来看,生物与环境的问题,能有效地沟通与其他模块之间的联系。如上述的“收割理论”就与必修2模块联系,上述知识迁移中的“轻度污染后的净化作用”就与必修1模块有紧密的联系。正因如此,复习备考时,要注重融会贯通所掌握的必备知识,形成知识网络,为关键能力、学科素养的提升提供保障。

  2.联系生活,关注生态文明

“高考试题注重将学科内容与生产生活实际等紧密联系起来,避免考试和生活、学习脱节”,这是高考命题的原则。

问题情境要联系生活,可能有的教师会认为生态学部分联系生活就是选修3中“生态工程实例”部分的内容,但在命题专家眼中,生物学知识并没有必修、选修之分,所有知识是一体的。如上述全国Ⅲ卷32题“某农业生态系统模式图”的试题,看似属于生态工程内容,然而用必修所学知识都能解答,自然可在试卷上呈现。从联系生活的角度看,该题在确定处理生活垃圾的方案,与生活联系紧密,学生必须首先知道生活垃圾类型,进而对不同类型垃圾的特点与处理方式进行思考,才能回答到位。因此,复习中要注重帮助学生关注社会,关注生活,学以致用,才能解答好这类问题。

   在关注社会、关注生态文明方面,可充分利用教材中章节后所提及的“科学•技术•社会”栏目,引导学生深度思考,进行复习备考。在人教版生态学部分,教材提供了“立体农业”、“生态农业”、“恢复生态学及其应用”和“关注生态伦理道德”等资料,这些资料都贴近社会,贴近生活,许多问题的解决都体现学科素养的综合应用,是考查的热点内容,应引起足够的重视。

此外,还可研究地理学科高考有关生态学内容的试题。如地理考试大纲中有关“区域可持续发展”和“环境保护”,所要求的“区域存在的环境与发展问题及其产生的危害,以及有关的治理保护措施”等等内容,都与高中生物学科所要求的生态学内容相关,地理学科的试题与社会和生活联系紧密,适当对地理科试题进行研究,对关注生态文明内容的备考,具有一定的启示作用。

总之,应高度关注高考生态学试题的命题立意导向与试题特点,有的放矢进行复习教学,提高复习备考效率,促进学生生物学核心素养的发展。

 

参考文献:

[1]姜钢.探索构建高考评价体系,全方位推进高考内容改革[N].中国教育报,2016-10-11(3).

[2]教育部考试中心.2017年普通高考考试大纲即将颁布[EB/OL](2016-10-09).中国教育考试网. http://www.neea.edu.cn/html1/report/16103/415-1.htm.

[3]林颖韬.高考生物复习教学中的教材“回归”[J].福建教育学院学报.2014(6).                                                 

 

 

 

终审 :林颖韬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